【今日朝陽網】生命的訴說與憂傷(賈忠武)

摘要: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世界的目光聚焦到遼西朝陽的北票四合屯,這里是中國的“索倫霍芬”(索倫霍芬是德國始祖鳥的產地)。

生命的訴說與憂傷

——讀邸玉超系列散文《有生命的石頭》

文/文化信使 賈忠武(遼寧朝陽)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世界的目光聚焦到遼西朝陽的北票四合屯,這里是中國的“索倫霍芬”(索倫霍芬是德國始祖鳥的產地)。一方方化石,如美麗的畫卷,似神奇的文字,引領你走進遙遠的晚侏羅紀。感受遠古溫潤的陽光,目睹第一朵花的芳容,傾聽世界上第一聲鳥鳴。任憑那姹紫嫣紅,如地球上的紅絲帶恣意招搖;任憑那翎羽伸展,似云朵飛揚擦亮久遠的天空。邸玉超的系列散文《有生命的石頭》就在這個花鳥源頭生命故鄉破土而出。

  《有生命的石頭》分“花”“鳥”“魚”“蟲”四篇。文本筆意縱橫,詩意靈動,既呈現了神奇美麗的化石世界的生命訴說,又彰顯了作家關注生命關注人類生存環境的憂郁情懷。整體格調有高海濤先生《英格蘭流年》的味道。

  石頭會“花”一般綻放。對世界上第一朵綻放的花,作家描述極具女性化,平淡中透著久遠的熱愛與敬畏。“那是一方非常精致的植物化石,仿佛一方侍女的香羅帕,上繡V字形枝條。枝條上長著數十枚對稱葉狀的花果,真是花枝招展,婀娜多姿”。以女性比喻生命的源頭,就像給老祖母畫像,極具熱愛與敬畏感。這方化石,“更像一件湘繡短衫,圖案古樸典雅,做工考究,樣式落落大方。遼西女子身著此裝如江南女子一樣美麗靈動,一樣風情萬種,一樣婀娜迷人”。生命的力量有時是強大的,就像亞馬孫平原上的追逐人類的藤蔓,引起德克薩斯州颶風的蝴蝶(它的翼展一點二米)。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是極其脆弱的,就像一枚極易破碎的玻璃器皿,禁不得半點暴力的觸摸。作家對生命對人類的生存環境憂慮是沉重的,也是具有前瞻性的鄉愁。

  石頭會“鳥”一樣飛翔。人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關注天空,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關注鳥類及鳥類祖先的生活。中華龍鳥一躍億年,飛成一道美麗的進化軌跡,在《詩經》里飛過,在《山海經》里飛過,在《鷦鷯賦》里飛過。鳥就成了遠古初民的圖騰,就成了遠古先民的飛翔的夢想。沒有鳥的天空,就孤寂蒼涼;沒有鳥的天空,就昏暗陰霾。有鳥兒飛過,天空就格外的明凈亮麗。作家但愿天空只有白云流過,只有鳥兒掠過,沒有人類的污染與傷害。人類的精神的天空呢?

  石頭會“魚”似的游弋。魚兒在水里無羈無絆,來去自由;鳥兒在天空無拘無束,任性逍遙。它們永遠不會想到竭澤而漁,因為它們更在乎相濡以沫;它們也不會想到天空就是陷阱,因為它們更在乎比翼齊飛。魚是女性的神,水是溫柔的世界。中國的河流,就像人們的記憶一樣漸漸消失。世界目光的聚焦讓人驕傲,也讓人目睹以各種名義舉起的刀叉,心存畏懼。“他們以科學的名義,以收藏的名義,以觀光的名義,以拿不到臺面的名義,動筷子,動湯匙,動刀叉,大飽口福,大飽眼福”。邸玉超先生的《百魚圖》是師法自然的理想世界。堅守鄉愁的河流,不忘歷史的恥辱,責任油然而生。

  石頭會“蟲”一樣鳴唱。齊白石筆下的蟬蜻蜓蝴蝶蟈蟈蟋蟀,都可以在邸玉超筆下的晚侏羅紀尋覓到美麗的倩影。化石演繹的是凄美的故事,災難是生命的毀滅,也是生命的開始。所有的凄美悲壯,叫人感受到人類的渺小,人生的短暫,生命的脆弱。如孔子所言,逝者如斯夫。更加感受到聲聲不息生生不息的偉大艱難。

  邸玉超的散文《有生命的石頭》不僅呈現了生命的訴說,也彰顯了作家的憂郁情懷,更顯示了作家詩意語言的功力。遼寧古果,給晚侏羅紀的春天帶來了姹紫嫣紅,如給地球系上了一條紅絲帶。就連那橄欖枝一樣的枝條,也如胸針一樣裝飾著美麗的世界。齊白石筆下蟈蟈的黃銅天線似的觸須,接受著天籟之音。麗卡拉套蠊,如有著俄羅斯血統的女孩棲息在石頭上一夢億年。就連8500年前的中國水稻也像遼西女人一樣耕耘在中原腹地肥沃而泥濘的土地上。處處閃爍著詩意的靈光。

  石頭是有生命的。邸玉超筆下《有生命的石頭》不僅是自然的寫意,更是社會與人生的厚重而詩意地書寫。每一方化石都是一顆珍珠,每一段文字都是詩意地牽念,更叫人詩意地醒著,牽念著生命,牽念著自然,牽念著人生與責任重大。邸玉超的系列散文《有生命的石頭》是記錄人生責任擔當的精神的化石。

小鏈接
  賈忠武,遼寧省朝陽縣波羅赤鎮初級中學教師,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有作品發表于《中國散文詩》等,有作品收錄于李鎮西教育思想研究。

  [助編 明月  責編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猎鱼达人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