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雨,盼雨,滋潤焦渴心田(劉國琳)

摘要:4月中旬至5月中旬,我因事在喀左、凌源老家及親戚家徘徊。少小離家,鄉音未改,又勾起了春夏之交鄉親最期待的主題——盼雨,盼望喜雨滋潤心田,盼望孩子吟唱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細雨潤無聲”化為真正的詩情畫意。

盼雨,盼雨,滋潤焦渴心田

文圖/劉國琳(遼寧大連)

  4月中旬至5月中旬,我因事在喀左、凌源老家及親戚家徘徊。少小離家,鄉音未改,又勾起了春夏之交鄉親最期待的主題——盼雨,盼望喜雨滋潤心田,盼望孩子吟唱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細雨潤無聲”化為真正的詩情畫意。

  美好的愿望,總是經過磨難后才能見證結果。春夏之交的田野上,旱風旋轉著塵沙,挾持著枯草,敗葉,游走在田壟上,漫無目的地游蕩于山巒、河畔,楊柳披綠,梨花如雪,展現春天的氣息,熱鬧山村的實在。驕陽燒烤模式下,住在山村老家,房前屋后樹上,布谷催春,夜晚也有鳥叫著“王根哥”聲聲入耳。哥嫂說,現今聽不得鵓鴣信兒了,各種鳥兒無冬無夏,不分時辰地叫喚呢。趕趟,天不下雨,種地也白搭。等雨吧。

  話雖這樣說,手卻收拾著耕地農具,修了又修,擦了又擦,像軍人擦拭保養武器一樣。種子拌和藥劑,太陽下曬干,紅紅的,黃黃的,拌藥防蟲噬,更是防狗獾、野雞扒拉種子,禍害秧苗。化肥花花綠綠,五顏六色,說是緩釋肥料,到啥時辰,就釋放莊稼所需的氮磷鉀養分啦。現在莊稼人自在,種地用“氣死牛”播種機,種子化肥裝足,一機一人,駕馭著手扶拖拉機式的機具,一天輕松耕種二三畝地,壓磙子,算收尾的活計。再也見不到人牽畜,畜拉犁,后面魚貫扶犁,點種,踩格子,濾糞,拉簸塞疙瘩,壓磙子的人那種人歡馬叫鬧春耕的場景了。

  盼雨盼到了清明,不見雨紛紛,倒是來了幾撥云,沒有遮蓋嚴實鄉村山巒圍擋起來的狹窄天空,就隨風走得勤快,變換著各樣形狀,應了唐詩“千形萬象竟還空,映水藏山片復重。無限旱苗枯欲盡,悠悠閑處做奇峰”的詩境。

  有鄉親心急等待不起,率先耕種了,于是,田垅上,拉水耕種的細水壓制不住塵土的張揚,連片作業的大型機具,翻起沙塵暴龍卷風一般,遮天蔽日,人、農具、樹木,沉積了一層層厚厚的塵埃。看著自家耕種后的田垅上整齊的線條,他們心里充滿了對豐收的期盼,走街串巷輕閑打嘮,話題自然是種地,聽到許多人還沒種地,就謙遜地炫耀,我好歹埋上了,等雨吧!

  谷雨難得晴,還是晴;盼立夏應節氣,下點雨,仍沒雨。大撥鄉親終于沉不住氣,老婆孩子出動突擊,三五天也種完地,看看天空仍舊晴朗得沒一絲云彩,慌亂起來。家家翻出澆灌家什,拉進能夠澆上水的地頭,于是,路邊每個有水的大井口蓋板上,白天總有三四臺汽油泵擁擠著,勁頭十足地嗵嗵嗵響,推送著水行走在幾百米的水管里,小心翼翼地繞過別人家的地塊后,壓力從頂部細眼噴管水帶釋放出來,在自家田垅上播雨灑霧,鄉村泥濘,一地嘆息。夜晚還有頭戴充電礦燈式手電澆地的人,田野上燈影點點,喊聲連天。

  二舅哥家里屋外田間地觀察,看電視上的天氣預報,打聽別人手機上發布的降雨預測,仰頭望天,明晃晃的驕陽刺眼。燕子低飛,蛇過道,天上起了勾勾云,但是雨不來,民間觀雨察天的諺語一概不靈驗,于是也啟動三輪車,拉上澆灌水具躋身各自為戰,澆一塊換一個地方的抗旱隊伍,田間水花翻飛,霧靄彌漫,倒也無奈成景……

  我走在北梁通往大松樹巷(hàng)的山路上,踩著機耕土地,感覺到沙沙的山鄉焦渴聲,果樹蔫蔫地,蒿草干枯著沒發芽,扒開干土,七八指深還不見濕潤,這般墑情,怎么種得下地呢,不由得為鄉親愁苦起來。家棗剛冒芽,虬黑堅硬的枝干桀驁不馴地伸向天空,仿佛要抓下那些云,攥出其中的雨水來。

  也來過幾場云,天氣預報說有陣雨、雷陣雨,哥嫂說咱這地方陣雨、雷陣雨下不下來。這天上午,想開車去縣城,云彩陰沉,要下雨。哥嫂收拾農具干活了,說,云彩從村口進村往東走,沒雨;得在村里再繞回西南來,沒風,才下雨呢!果然。真佩服親人們在十年九旱環境里的定力、智慧和經驗。

  5月12日母親節,下午2時許雷雨終于來了。這場從春至夏的雨水首秀,澆開了莊稼漢僵硬的笑臉,他們不帶雨具進田埂,站地頭,看秧棵,任由雨水澆打身子,煥發出精氣神!屋檐滴雨,挖出水窩,匯成水韻,滿街行走。樹葉被洗凈塵埃,新鮮得不行。大陽山朦朦朧朧,隱身在茫茫雨霧里,雨沙沙,涮涮,嘩嘩地下,叮叮咚咚,好聽得身心舒暢,電線樹枝掛上串珠,晶瑩剔透,槐花迎雨綻開,白嫩含煙,新綠攜翠。

  5月15日上山采槐花,竟然性急地開過了頭,當晚20時許開車回舅哥家,剛過滲津河橋頭,一陣白桿子大雨,噼頭蓋臉潑撒下來,電閃雷鳴,酣暢淋漓,空氣濕潤清新,讓人心情爽朗。17日登山十多公里采馬蓮菜,陽坡還干枯一片,旱得沒發多少新芽,當晚一會兒細雨后,月上中天,星空朗朗。盡管沒有下透雨,還是看到田地里的秧苗生長出滿眼的綠,站成排,像即將出征的戰隊,走向收獲的日子,撫慰和滿足莊稼人心藏的熱望。

  20日上午,我們開車回大連,天晴,悶熱,家鄉境內的山坡地依然少見秧苗。鄉親說,抓住一半苗,就有一半收成。莊稼不好年年種,不怕!

  盡管鄉親信心堅定,意志如鋼,我還是祈禱蒼天普降喜雨,風調雨順,保佑勞作者的汗水換回屬于他們的收獲和快樂。也更加體驗了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滋味,警示自己,珍惜歲月,不忘初心,報答鄉里!

小鏈接
  劉國琳,漢族,中共黨員,退休軍官,大學文化。遼寧省朝陽市喀左縣人,現居大連。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赤峰作家協會理事,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發表新聞作品5000余篇,文學作品100余萬字,正式出版文學作品集《良民英雄》等。

  [助編 明月  責編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猎鱼达人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