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父親(孫宏文)

摘要:2003年初冬,80多歲的父親因病去世了。迄今,老人雖然辭世十幾年了,但每次回到老家總覺得父親還在——或在院子里走動,或在炕上躺著,那說話的語調、姿態,邊說邊揮舞雙手配合意思表達的生動形象,依然在我腦海中若隱若現。

宏文懷舊系列散文之五

父親

文/孫宏文(廣東深圳)

  2003年初冬,80多歲的父親因病去世了。迄今,老人雖然辭世十幾年了,但每次回到老家總覺得父親還在——或在院子里走動,或在炕上躺著,那說話的語調、姿態,邊說邊揮舞雙手配合意思表達的生動形象,依然在我腦海中若隱若現。

  父親叫孫國卿,據村中長者說,父親小時候很苦,其出生剛9個月的時候奶奶就去世了,僅留下父親這一個孩子。為此,父親沒有兄弟姐妹,成為一個真正的獨生子。為了讓父親活下來,爺爺把他托付給長奶奶幫助照料。長奶奶就是爺爺的親大嫂,她為人厚道、心地善良。受托后,長奶奶把父親當做親兒子一樣對待,喂奶時一手抱一個孩子——讓父親同她的兒子一起吃奶。從這一層講,父親是不幸的幸運人。在長奶奶的精心撫養下,父親一天天長大,稍大一些就進了私熟。由于父親從小聰慧又有悟性,加之學習認真,讀完私熟就能寫會算了。因為父親有這樣的才氣,就被外鄉聘去當了教書先生。

  在父親當教書先生兩年多的一個冬天,放寒假,從學校回家的父親正趕上村里搞土改。那時候,農村讀書識字的人少,土改急需會寫能算的人。于是,在村里搞土改的兩個干部就把父親留了下來,委任他當區里的財糧干部,隨后又加入中國共產黨。此后,父親又轉行當了兩次縣敬老院院長,再后來就回到家里下地干起了農活。父親雖然回家了,但還是經常有縣區干部到我家來看望父親,父親也總是熱情地招待他們。

  父親回家勞動時我已經到了懂事的年齡。由于父親從小念書,沒有勞動過,他不僅不會干農活,身體也比較虛弱。為此,生產隊總是照顧父親,沒有讓父親隨大流在生產隊勞動過,總是找一些力所能及的閑活讓他做。不參加生產隊的重體力活,父親就把體力精力用在僅有的四五分自留地上。父親腦筋活,在自留地上搞科學種田,諸如大垅密植土豆、高臺大蒜,寬壟密植新品種玉米等。再如畦茄子、辣椒、西紅柿、芹菜等秧苗,每逢集日就挑上秧苗、蔬菜去賣,趕完集也能賣個三元五塊的。在生產隊掙工分那個年代,工分很不值錢,還往往倒掛,父親掙來的辛苦錢對解決一家人的生活用項意義自然重大!因為父親的這個創收能力,我家的日常用品基本沒缺過。但是,在父親經營的蔬菜品種里,芹菜和大蒜可算得上相對較大的項目了——每年都栽種數畦芹菜和10多條壟的小瓣白皮蒜。在每集的頭天,就要擗下芹菜,晚上點燈在外屋地挑選、扎把后,把芹菜浸在水里保持新鮮水靈。大蒜要到夏季才收獲。編成蒜辮子后掛在院子里曬干,等到了冬季再上集去賣。當地集市人少,賣蒜很難,父親就到50里外的二十家子集去賣。二十家子集路途遠,集市時間長,從日出到日落都有人,不僅東片、南片鄉村的人們去趕集,就連錦州人也去二十家子趕集。

  每次趕集上店,父親都會帶上我,去二十家子大集也不例外。想去集市的頭天午后,父親就叫我去生產隊飼養站借毛驢。第二天起大早,把毛驢牽來,馱上一口袋大蒜,就頂著星星、冒著寒風出發了。一路上,我趕著毛驢邊吆喝邊走,驢蹄踏在路上的沙沙聲,在寂靜的深夜里顯得格外清脆。驢時不時打著噴嚏前行著,屁股總是一扭一扭的。我哈出的熱氣,很快變成皮帽子耳朵上的白霜。定睛細看,驢的嘴巴也騰起白白的霜氣。就這樣趕著毛驢,我們父子倆順著東河套,依次走過蒙古營子、三家店、下杖子、黃土梁子幾個村莊,上了鏵子溝的程山子。到了程山子,從山頂往下,還要走20里路才能到二十家子大集。在集上,每次都是太陽落山時才趕著毛驢往回走,走到鏵子溝天就黑了。父親就帶著我到臥佛頭溝里的老姨家去住。住了一宿,第二天又起大早往回走了。這一冬天,我和父親到二十家子趕集得去兩三次,才能把蒜賣完。七十年代初,我上了大學離開家,從此再也沒有陪父親賣過蒜。

  上大學后,我母親過世了,父親不僅要照顧年紀尚小的妹妹、弟弟,還要經營自留地、承包田,還要千方百計地掙錢供我讀書,負擔更重了。我參加工作后,父親很是高興,覺得我有了工作,成家立業的事就不用他多操心了。那時節,或許是父親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尤其是我結婚成家后,時常會回家看望父親,給父親些零花錢。逢年過節,妻子總是張羅著給父親買衣服,父親也經常露出得意的微笑。但這一切,同父親對我們的養育之恩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工作后,由于我們夫妻都在《朝陽日報》當記者,經常要下基層采訪,沒辦法把老人接到家里住些日子,因此,父親也就沒能在城里的樓上住過,這成了我一生的遺憾,讓我永遠心存內疚。如今,我已經退休,有了陪父親的時間,可父親卻不在了!除了到墳前看望父親外,還有什么辦法能彌補呢!此時,我深深體會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真正含義……

小鏈接

  孫宏文,1949年生于遼寧省朝陽縣南雙廟鄉瓦房店村,1976年于遼寧第一師范學院中文系畢業后,分配到朝陽日報社工作,先后任工業部副主任、主任和記者部主任,同時擔任朝陽市記者協會秘書長。近40年的記者生涯中,以較強的新聞敏感性、針對性、指導性,撰寫出消息、通訊、評論等稿件2000多篇,多篇新聞作品在《人民日報》等報刊發表,并有20多篇稿件獲遼寧省記協和朝陽市記協優秀新聞獎。退休后長居深圳,親山近水,筆耕不輟。

孫宏文文學作品選

  [編輯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猎鱼达人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