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又登西山(孫宏文)

摘要:我們村的西邊有座山叫西山,因其山形像棺材故又叫棺材山。但很多人像我一樣,仍習慣叫西山。因西山柴草好,小時候我常常到西山去打柴。后來因上學讀書、工作的原因,就再也沒有上過西山,至今算來已有40多個年頭。

宏文懷舊系列散文之四

又登西山

文/孫宏文(廣東深圳)

  我們村的西邊有座山叫西山,因其山形像棺材故又叫棺材山。但很多人像我一樣,仍習慣叫西山。因西山柴草好,小時候我常常到西山去打柴。后來因上學讀書、工作的原因,就再也沒有上過西山,至今算來已有40多個年頭。

  今年陰歷4月下旬,我又回到了農村老家,走到西山腳下就有了登上西山的念頭。有了這個念頭和想法,就去聯系搭伴上山的人。經過詢問,聯系到了3個愿和我一起上山的人。其中,除1人是我弟弟勝利外,另兩人也是親哥倆,小名叫老民、四祥,還是我的長輩。

  在我們4人中,我弟弟雖然最小但也已56歲了。老民歲數最大,70歲了。我們做好上山準備后,就在陰歷4月28日槐樹洞廟會這天行動起來了。早6點30時,我們帶上面包、礦泉水、鐮刀,坐上勝利借來的電瓶斗車,沿著青石子小路步步上坡來到了山腳下的西山村。勝利把車開進村子朱姓人家院寄存后,我們就按照早年上山的羊腸小道開始了登山。

  山上的道路已今非昔比,早年的小路由于人們已不上山行走,又經雨水沖涮,道路變得模糊不清。尤其是小道兩旁的荊條、螞蚱腿子等柴草因久無人割,遮擋道路比較嚴重,讓我們的行走更加艱難。沒辦法,我們只好用鐮刀撥弄著柴草行走。也許是我們年齡都大了,也許是道路不好走,不僅上山的速度沒有小時候快,而且個個還呼哧帶喘起來;也許是天氣熱,太陽當頭照的原因,我們個個滿頭大汗、衣服濕透,但也不敢坐下休息,只能站在小路上直著腰喘會粗氣。

  俗話說“不怕慢就怕站”,我們想坐下歇息就怕不愿再起來走,為此我們稍微站一會兒就繼續前行了。越往上行,道路就越不好走,有時竟手腳并用攀爬起來。這時,勝利已脫離群體獨自順著山腰向山頂攀爬過去。我們3人依舊按老路行走,但我明顯感覺到過了山腰白道子轉彎處,走的已經不是以前的老路了。既然老民帶路,也只好隨他前行了。這時,聽到有人在山頂吆喝,抬頭向上望去,勝利已到山頂并在石砬上坐著招呼我們呢。我們回聲應著,也加快了攀爬的速度,盡管一路磕磕碰碰也總算在9點多爬上了山頂。

  山頂,草木臻臻密不透風,圓葉墨黑的苦丁灌木叢一片連一片,荊條有大拇指粗,螞蚱腿子、花桔子柴草都齊腰深。我們正在觀賞之時,一陣山風吹過,清香撲鼻而來,鼻子嗅著尋去,見山頂中間有一棵開著白花的樹。為探究竟,我們立刻撥弄著叢生的荊棘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到開滿白花的樹前,竟發現是一棵不知名的比鎬把還粗的植物開著白花。我用鐮刀砍下一枝捧在手里,4人用手機拍照留念。

  在海拔600多米的山頂,我們拿出特意帶來的望遠鏡向北、向東、向南觀望。朝陽鳳凰山、城子山、鏡子山盡收眼底,像彩練又像烏龍,婉蜒南北的朝青路也清晰可見,掩映在綠樹中的白粉、紅墻、蘭頂的村舍,還冒著縷縷的炊煙。其實,我們來山頂觀賞的重點是俗稱的“閻王鼻子水庫”,也就是現在人們叫的燕山湖。在陽光的照耀下,湖面像一塊鏡子反射著熠熠的亮光。大凌河西北岸邊的半拉山子面粉廠、糧食儲備庫十多座高聳的糧倉并排矗立著,駛出車站的列車緩緩地、吭哧吭哧地西行著。然而,在山頂看得最清楚的,還是西面山腳下溝溝岔岔里的房屋。房屋內,時常有人出出入入,偶而還傳來狗叫雞鳴聲,更顯得山溝溝生機勃勃。

  在山頂觀賞后,我們就坐在石砬子上邊嘮嗑兒邊吃面包、喝水,待到水足飯飽后就開始下山,這時已過了11時。

  下山還是由老民前行帶路,因為不能走回頭路,就選擇了前坡上山后坡下山。山后坡沒有路了,就用鐮刀撥弄著荊棘柴草走,時不時還碰到葛針扎手。灌木茂密,荊棘叢生,步步險、步步喘,也步步難,真應了“上山容易下山難”這句老話。老民雖然年齡大,但他下山并不打怵,還下的最快。我們3人在半山腰的時候,他已到了山腰山頭的邊上了。他的下山速度之快,得益于他常年上山放羊,所以對上山下山并不在乎也不覺得吃力。老民在山邊角上把我們3人等齊后,就從南頭循著起伏的山梁腳踩已風化了的沙石慢慢下山,下梁走入西山村朱家梁林地果園。

  老民不愧是過日子的人,總是眼里有活兒。他看見一棵碗口粗細的刺槐枯死了,就鋸下來扛在肩上。4人一路說說笑笑地走到朱家存車的院內,老民將刺槐木放在車上,我們坐上車一路下坡就回到了家。這時已中午12時。回頭向西山望去,心中又油然有了今后再上西山幾次的想法。

小鏈接

  孫宏文,1949年生于遼寧省朝陽縣南雙廟鄉瓦房店村,1976年于遼寧第一師范學院中文系畢業后,分配到朝陽日報社工作,先后任工業部副主任、主任和記者部主任,同時擔任朝陽市記者協會秘書長。近40年的記者生涯中,以較強的新聞敏感性、針對性、指導性,撰寫出消息、通訊、評論等稿件2000多篇,多篇新聞作品在《人民日報》等報刊發表,并有20多篇稿件獲遼寧省記協和朝陽市記協優秀新聞獎。退休后長居深圳,親山近水,筆耕不輟。

孫宏文文學作品選

  [編輯 瑞雪  責編 趙盼]

好名聲網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猎鱼达人老版本